男权辩护
原书名: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Men
原作者: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
原语种:英语
原书版权:公有领域
本书简介
【作品简介】1790年,埃德蒙·伯克发表了《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一书,为君主立宪制、贵族统治与英国国教进行辩护。不久后,沃斯通克拉夫特发表了《男权辩护》予以回应,她在书中对贵族统治进行了抨击,并提倡共和主义。其中的一个关键论点是权力不能基于传统;她认为,权力的赋予是出于合理与公正的理由,而不应考虑它们在传统中的基础。这部作品让她成为了一位知名的作家。 沃斯通克拉夫特不仅针对君主政体与世袭特权进行了抨击,还针对伯克用作辩护的语言进行了批评。在《反思》中的一段著名的文字里,伯克哀叹道:“我想到了千万把利剑从剑鞘中飞出,哪怕是一瞥眼的蔑视都要复仇,这是用侮辱来对她(指玛丽•安托瓦内特)的恐吓。——然而,骑士的时代已然过去。”绝大多数伯克的批评者认为,这是对法国王后矫饰的怜悯——是一种把责任推给他人的怜悯。而沃斯通克拉夫特在她的回应中,独一无二地对伯克使用的性别区分的语言进行了批评。在伯克的《崇高与美的哲学探索》 (1756年)中,他第一次确立了崇高与美丽这些术语。沃斯通克拉夫特通过重新定义这些术语,在抨击其辩术的同时亦对他的论点进行了批驳。在伯克的定义中,他将美丽视作软弱与阴柔,把崇高看成与强大和阳刚;沃斯通克拉夫特提出了与其不同的定义来反驳他,并认为伯克扭曲的描述导致他的读者——普通公民——变成了爱四处炫耀的柔弱女性。在其第一篇明确的女权主义评论文中,沃斯通克拉夫特批评伯克将其辩论的观点建基于女性处于被动的不平等社会上。学者克劳迪娅•约翰逊认为,这篇评论文还没有完全超越其好辩的本性。 在她关于共和主义美德的论点中,沃斯通克拉夫特借用了新兴中产阶级的精神特质,来反对她看来罪恶的贵族教条。受启蒙时代思想家的影响,她相信时代的进步,并嘲笑伯克躺在传统与习惯上而不思进取。她赞成理性,指出伯克的体系会导致奴隶制度的延续,因为他提倡继承的是祖先的传统。她为此描述了一个无忧无虑的乡下生活,每个家庭都拥有能满足自己需求的田地。沃斯通克拉夫特描述出了其乌托邦式的社会图景,并通过比较来说明了她所描述的才是真正的感受,而伯克的则是虚情假意。 《男权》一书是沃斯通克拉夫特第一部公开的政论作品,也是她的第一部女权主义作品;如约翰逊总结的那样:“在写作《男权》的后一部分时,她发现这个话题将成为她以后写作生涯里的主题”。这部作品让她成为了一位知名的作家。 【原文链接】https://oll.libertyfund.org/titles/wollstonecraft-a-vindication-of-the-rights-of-men
作者简介
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1759-1797),现代女权主义的奠基人。玛丽出生的年代,启蒙主义正光芒四射,浪漫主义运动接踵而至,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革命遥相呼应。这是一个风雷激荡,思想活跃,人文主义精神继续发扬光大,个体权利愈加受到尊重,主体意识曰益觉醒的时代。与上升时期资本主义相适应的这些思想在欧美社会广为传播,“自由、平等、博爱”观念至少在口头上成为大家的普遍追求。正是在这种时代氛围的感染与熏浸下,玛丽逐渐成长为一名女权主义者。


项目负责人
暂无
译者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