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香夫人》试译反馈

楼主
Suniasi 2016年5月10日 21:42
参与试译的译者们辛苦了。试译主要通过信息准确性、语言流畅性两方面进行评估。 首先,信息准确性方面,有以下几个常犯的错误: 1. …whose business name was… 这里business name是指他的名字,而非公司或商号。 2. …finest Pitchers on the Coast. 不少人翻译成“沿海地区”,这样的表述太宽泛了,美国一圈都是沿海地区。可以看出故事发生在西雅图或旧金山,即美国的西海岸地区,英文读者一看到这个词就会明白,所以译为“西海岸”可以更准确地传递原文信息。 3.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chool-teacher in San Francisco. 这是个比较模糊的描述。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中国基本还是清政府,具不深的考察,那时旧金山确有几所中文学校,服务华裔移民,但并非中方所办,且可以推断那时清政府应该没有能力去美国办学(国内都还没有像样的学校)。因此译为“中国政府的(老师)”不恰当。 最合理的解释看似是美国政府/公立学校的中国老师。但如果是这样,前冠词应为“a”而非“the”。 这里作者表述模糊,个人倾向于也同样模糊处理,如“华人公立学校的老师”。 4. …consummation of the betrothal… 指该结婚了,而非完成订婚。前面已经订过婚了。 5. …came back by the long road. 此处“long road”不妨译为“绕远路”,与近路相对。中文“长路”“漫长的路”等词都不太恰当。 6. …was the perfume of the wallflower. Wallflower有一引申义,即舞会上总站在墙边的女孩,暗指没人理睬,受人忽视,即“壁花”。但这里只单纯指植物,所以译为“桂竹香”或“罗兰”更好。 7. “That is the walk,” she sobbed, “Kai Tzu and I so love; but never, ah, never, can we take it together again.” 此处Kai Tzu和我都深爱的,是那样的散步,而非深爱对方。 8. 人名 基本是我们可以知道,这些人名均来自广东话,所以不管是查粤音字典也好,自己懂广东话也好,请尽可能还原这些中国姓名。 9. 无添加 文学作品是具独创性的,是作者个人的东西。在内容上请尽量忠实原作,保留原作的表达和修辞。尽可能少参入译者的文学发挥。 其次,语言流畅性。 虽然文学作品的翻译一般需要尽可能忠实,但对于小说,可读性也是必须考虑的一个因素,特别是对话,要像是人说的。 比如开篇When Mrs. Spring Fragrance first arrived in Seattle, she was unacquainted with even one word of the American language. Five years later her husband, speaking of her, said: “There are no more American words for her learning.” 这里“was unacquainted with even one word of the American language”与“There are no more American words for her learning”不管是修辞还是语义都前后照应,形成对比。虽然后者字面上意为“没有她需要学习的美国词了”,但意思实为对英语,她已经完全通晓。有位译者译作“只要是美国字,她没有一个不认识的。”就不错。
1楼
Suniasi 2016年5月10日 21:56
入选试译——综合比较,准确性和流畅性上犯的错误最少的。 Suniasi: 春香夫人刚到西雅图的时候,英文一字不识。五年后,她的丈夫若提到她,会说:“英文她可是无所不通。”但凡认识春香夫人的,都对春香先生的这句话表示赞同。 春香先生,生意场人称成玉(Sing Yook),是位年轻的古董商。尽管在很多方面他还带着中国人的守旧,但在西方人眼里,他就是个活脱脱美国人。春香夫人更是,比他还像美国人。 春香夫人隔壁,住着钱元(Chin Yuen)一家。钱元夫人比春香夫人年长很多。但钱元夫人有个女儿,年方十八,与春香夫人交情很好。女儿出落得水灵,名叫玫瑰花(Mai Gwi Far),英文名劳拉。然而大家都只叫她劳拉,就连她的父母和中国朋友也这么叫。劳拉有位心上人,是个叫启之(Kai Tzu)的青年。启之在美国土生土长,红润健壮,和年轻的西方人没什么两样。他在棒球界小有名气,被认为是西海岸最好的投手之一。他也会唱歌,“卿送烟波我沉醉”(注1),他会和着劳拉的钢琴声,这样唱道。 知道启之爱劳拉,劳拉也爱启之的,只有春香夫人。为什么呢,因为钱元一家虽住着美式房子,穿美式服装,却很虔诚地遵循着很多中国传统,传承着父辈们的生活观。他们在劳拉十五岁的时候,已擅自将她许配了他人,这人是旧金山华人公立学校老师的长子。而今完婚的日子已近。 这天,劳拉和春香夫人在一起,春香夫人想逗她开心。 “我今天好好转了一圈,”她说,“我从沙滩上的海岸走过去,然后顺着大路走回来。绿草丛中水仙花盛开,院落里的灌木丛醋栗也开得正艳,空气里都闻得到罗兰香。真希望你也在。” 劳拉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她抽泣着说,“那条路,我和启之都很喜欢走。但是以后,哎,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一起散步了。” “唉呀,小妹呀,”春香夫人安慰她,“可别那么悲伤。不是有首诗说的好,应是伟大的美国诗人丁尼生(注2)写的: “即使爱过却无法永久,不也胜过从没爱过?”(注3) 注释: 1.“卿送烟波我沉醉”:原文为“Drink to me with thine eyes.”出自英国桂冠诗人本-琼森(Ben Jonson)的诗句。 2.丁尼生: Alfred Tennyson,实为英籍,桂冠诗人。 3.“即使爱过却无法永久,不也胜过从没爱过?”:原文为“Tis better to have loved and lost, than never to have loved at all?” 出自丁尼生的诗句。 Jason1991: 春香夫人刚到西雅图那会儿,认不得半个美国字。5年后,丈夫聊起她时说,“她已无需再学任何一个美国字了。”所有那些认识春香夫人的人们无不赞同春香先生所说。 春香先生是个年轻的古董商人,生意场上的名号为辛陆。虽然在许多方面他仍保留着一些中国人的特点,同时也如西方人所说的那样,他也被“美国化了”。而春香夫人就更加“美国化”了。 住在春香一家隔壁的是秦元一家。秦元夫人年纪要比春香夫人大很多,不过她有个18岁的女儿,与春香夫人关系甚好。她女儿是个漂亮女孩,中文叫玫瑰花,英文名叫劳拉(Laura)。几乎所有人都叫她劳拉,即便是她的父母和那些中国朋友们。劳拉有个心上人,是一个叫凯子的年轻人。凯子出生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年轻人一样,面色红润,身强体壮,作为太平洋沿岸最好的投手之一,是个小有名气的棒球手。他还会唱歌,他哼唱着“请只用你那双眸与我对饮(1)”,劳拉就在一旁用钢琴伴奏。 现在唯一一个知道凯子爱着劳拉而劳拉也爱凯子的人便是春香夫人。至于原因,尽管秦元夫妇住的房子用的是美式家具,他们也穿着美式服装,但他们仍虔诚地保留了许多中国的习俗,他们继承了那些中国先辈们的生活理念。因此,在劳拉十五岁的时候,他们就把她许配给了旧金山一个中国教师的长子。离履行婚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劳拉这会儿和春香夫人在一起,春香夫人正试图安慰她。 “我今天散步去了,”春香夫人说。“我走过岸边的那些海滩,然后走远路回来。草坪上水仙花儿随风摇曳,村舍花园里醋栗树的花儿正开得茂盛,空气中弥漫着桂竹香的香味。劳拉,多希望当时你也在。” 劳拉的眼泪哗啦一下流了下来。“就是这段路,”她抽泣着,“我和凯子那样喜欢;但是,我们再也,啊,再也没有办法一起走过了。” “听我说,妹妹”春香夫人安慰到,“你真不必如此难过。不是有个很有名的叫丁尼生的美国诗人写过一首美丽的诗么: ‘难道不是曾经爱过、失去过, 好过从未爱过吗?’ (2) 注: (1):出自英国诗人本·琼森的名诗《致西莉亚之歌》(Song to Celia),原文为“Drink to me only with thine eyes”。 (2):这里的诗人阿尔弗雷德·丁尼生应是英国人,春香夫人错记成了美国诗人。英语原文为“'Tis better to have loved and lost,Than never to have loved at all.”出自诗人的诗集《悼念》(In Memoriam A.H.H.)
回复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