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稿3

楼主
林深 2017年10月20日 19:28
导论---1859年《物种起源》出版之时,大众对“进化”这一主题所知甚少。 回顾上世纪民众观念之转变,最令人吃惊的,莫过于大众一夜之间便抛弃了巫术﹑中邪之类说词。这个巨变常被人提起,但亲历巨变之人留下的记录,我倒没怎么见过。此外,我也没见有当代人解释过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一个根深蒂固观念的倾覆。伴随着一个观念的消亡,是另一个观念的崛起。我们的后代,如果也对我们感兴趣的话,一定会注意到进化论流行起来势头如此迅猛:一百年前它还被大众所不齿,如今却一下子时髦起来,得到受教育阶层的广泛认可。这太不可思议了。 可事实就是如此,无可辩驳;同样无可辩驳的是,此次观念之巨变,背后推手主要有两位:达尔文先生和华莱士先生。他俩有多重要呢?打个比方,说到谷物法的废除,人们首先想到科布登和布莱特;而说到进化论的胜利,人们首先想到的一定是达尔文和华莱士。在今天的英国,还没有哪位哲学家能像达尔文一样如此受大众青睐。其实,不只是英国,在整个欧洲,在每一个文明国度,人们都可感受到达尔文的惊人影响。当然,我所说的“人们”并不包括目不识丁之人,虽说他们很快就会效仿受教育阶层。目前,受达尔文影响的主要还是学者和有判断力的人们。法国---布丰[①]和拉马克[②]的祖国---当然是个例外,但在英国和德国,几乎每一个有科学声望之人都认为,达尔文是“达尔文主义”的创始人,是当代最敏锐最深刻的哲学家。 要说当代学者有多崇拜达尔文,我举两个例子。我注意到,几星期前,为庆祝《物种起源》出版21周年,赫胥黎教授在皇家科学院发表演讲,称达尔文的坦诚“了不起”,(据现场观众讲,这是赫胥黎的原话。)另一个例子,几天前,我翻开兰基斯特教授刚刚出版的一本名为《退化》的书,在众多溢美之词中,看到这样一段: 科学史上少有的几个猜想之一,凭着一人非凡的想象力和洞察力,就这样突然出现在生物科学里;这人就是当代最伟大的博物学家---我宁愿称其为“当代最伟大的人”---查尔斯·达尔文。 这样的赞美可算是热烈。不过,当今科学界的顶尖人物谈起达尔文时,早已习惯用这样浓烈的词汇。稍远一点说,1879年2月,德国人在他们的一份科学期刊上,用了整整一期来庆祝达尔文的70岁生日。当今的英国,没有第二人能赢得外国人如此的盛赞---外国人的评价应该更客观些吧。 [①]布丰(1707~1788),十八世纪法国博物学家、作家。布封以关于自然史的著作闻名,是最早对“神创论”提出质疑的科学家之一。 [②]拉马克(1744~1829),法国博物学家。生物学伟大的奠基人之一,最先提出生物进化的学说。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