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OF A PANIC - 试译稿1 冷月千山

楼主
徐琳 2月8日 23:58
尤斯塔斯的“事业”,如果那也算是事业,开始于拉韦洛上面一片栗子林中的一个下午。我的生活乏善可陈,没有小说般跌宕起伏的情节,然而我还是相信自己能如实地讲好一个故事,故此我将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为读者讲述八年前那起惊天动地的大事。 拉韦洛是个宜人的地方,有个舒适的小旅馆,在那里我们结识了一群有趣的人:两位姓罗宾逊的小姐,她俩与她们的侄子尤斯塔斯在这已经呆了六周了,当时尤斯塔斯才不过十四岁。桑德巴奇先生有时也会来这,他曾在英格兰北部任助理牧师,之后因恙不得不辞职。他在拉韦洛调养身体时接管了漏洞百出的当地教育系统,同时还想挤进当地最好的一所公学 他在拉韦洛时一边调养身体,一边试图拯救尤斯塔斯那一塌糊涂的学习,致力于让他进入当地最好的一所公学。以及艺术界的明日之星莱兰先生。还有就是我们热心肠的房东斯卡菲蒂夫人和能讲英语的优秀侍者艾曼努埃莱,彼时艾曼努埃莱动身去探望他病中的父亲了。 我和妻子带着两个女儿就这样入住到拉韦洛的小旅馆里。我敢说,这个旅馆的社交圈子和我们家还是合得来的。尽管我很喜欢这个圈子里的大部分人, 但是其中两个人令我难以接受,那便是艺术家莱兰和罗宾逊姐妹的侄子尤斯塔斯。 莱兰只不过是自负又可憎, 我先按下不表,之后将细细道来。但尤斯塔斯就全然不同了,他令人反感得无以复加。 我通常是偏爱男孩子的, 也愿意与男孩子交朋友。然而当我和我的女儿们主动邀请他一同出去时,他却答"不了, 散步累人”。之后我邀请他同去游水,他的姑姑替他开解道“算了,他不会游泳”。 "每个英格兰的小伙子都应该会游泳,"我说,"我亲自教你。" "看看,亲爱的尤斯塔斯,"罗宾逊小姐说,"这可是个学游泳的好机会。" 但是他居然说他害怕水!哪有会怕水的男孩子?此后我自然绝口不提此事。 如果他好学 我也不会这般介怀, 但事实上他既疏于学业,又懒于游玩。他要么懒洋洋地陷在阳台上的安乐椅里,要么沿着路边游手好闲地乱逛,双脚趿拉着尘土, 肩膀向前勾着。他自然是肤色苍白,含胸驼背,浑身无力。他的两个姑姑认为他天生娇弱, 但他其实是疏于管教。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