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稿2 徐琳

楼主
徐琳 2月9日 00:00
尤斯塔斯的事业----如果那也算得上是事业的话----可以说是那天下午从拉韦洛北部的栗树林里开始的。我可以毫不夸大的说自己是个质朴真诚之人。我讲起故事来绝对不浮夸。所以,我决定,对于八年前发生的那些不同寻常之事,我要给出一个不偏不倚的解释。 拉韦洛是个令人心旷神怡的地方,那里有一家让人身心愉悦的小旅馆,在那里能够遇到不少魅力四射的人。有一对罗宾斯姐妹,她们俩和侄子尤斯塔斯住在这儿,当时他还是一个年方十四的少年。几人已在此处住了六个星期。桑德贝奇先生有时也会来这儿。 他曾在英格兰北部担任副牧师一职,后来,因健康不佳被迫辞职。他到拉韦洛招人的时候接手了尤斯塔斯的教育工作。那时的尤斯塔斯的很是缺乏教养,于是桑德贝奇先生便竭尽全力把他安排进了当地一家有名的公立学校。还有雷兰德先生,他一直想当个艺术家。最后便是好心的女房东斯卡费蒂太太和一个说英语的侍从以马利。不过,我说话这会儿,以马利已经回去看望他生病的老父了。 这是一个小圈子,可我还是不禁冒昧地想,我们夫妻俩以及两个女儿也许还不算多余。这里的大部分人我还是喜欢的,可是有两个人我却一点儿也不喜欢,那就是艺术家雷兰德还有罗宾斯姐妹的侄子,尤斯塔斯。 雷兰德这个人自大自负,令人厌恶。他这些特点我后面会详述,这里我就不赘述了。可是尤斯塔斯却是另一回事:他总让人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厌恶感。 一般我是很喜欢男孩儿的,也很乐意表达自己的友好之意。我与两个女儿提议带他出去,他却说:“不要,散步可是个苦力活。”我请他来游泳,可是他却不会。 “英国的男孩子都得会游泳,”我说:“我以后亲自教你。” “这下好了,亲爱的尤斯塔斯,”罗宾斯小姐说;“这对你来说可是个机会呐。” 可是尤斯塔斯却说他怕水!一个男孩子居然怕水!这下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要是他真是个用功好学的孩子,我肯定不会多说什么,可是他是既不用心玩也不用心干。他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懒洋洋地坐在阳台的上的安乐椅里,或者沿着大路游荡。他走路时总是拖着脚,身子也向前倾。所以,自然而然地,他脸色苍白,含胸驼背,肌肉也不发达。他的两个姑姑总觉得他身体羸弱,其实他真正需要的是训练。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