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的试译稿

楼主
靡初 2018年3月13日 15:31
米拉贝尔: 弗纳尔,你可真幸运。 弗纳尔: 我们还玩吗? 米拉贝尔: 随你。你想玩咱们就继续。 弗纳尔: 算了,等你有心思玩了我再报仇;你今天完全不在状态,太消极游戏了:对手的无动于衷,让赢家的乐趣大打折扣。就像我不会和不在乎名声的女人做爱一样,我也不愿与对自己手气漠不关心的人游戏。 米拉贝尔: 你品味卓绝啊,连你的愉悦感也一并变得精致了。 弗纳尔: 拜托,干嘛这么保守?什么事把你的幽默感一扫而空了? 米拉贝尔: 没什么:只是凑巧我今天心情不好,而你却很快活;仅此而已。 弗纳尔: 老实说,昨晚我走后,你和米拉曼特吵架了;我表妹那特别的幽默能让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家都忍俊不禁。是不是有些个花花公子来了,和她眉来眼去,而你被撂在一旁? 米拉贝尔: 是威特伍德和帕特朗特,更糟糕的是她的姑妈,你妻子的母亲,凶神恶煞的邪魔——所有这些归于她的大名之下,我亲爱的威斯福特女士,她进来了。 弗纳尔: 噢,所以:她一直理性的爱着你。——什么,我妻子在那儿吗? 米拉贝尔: 是的,马伍德夫人还有其他三四个我没见过的人,都看着我;一个个面色沉重地交头接耳,随后大声地抱怨水汽,再后来都不做声了,陷入一片死寂。 弗纳尔: 他们想着摆脱你呢。 米拉贝尔: 念此我决定不搅和这局面。而最后,我们这位好心的老夫人打破了沉默,她十分厌恶长时间的拜访。我本该理解她的,可是米拉曼特也加入了争吵之中,于是我起身露出勉强的微笑,我想没什么比意识到自己的出现是不合时宜的更简单的事了;她脸红了,我离开了,没有期待。 弗纳尔: 你是在责怪在埋怨她一味地顺着她姑妈。 米拉贝尔: 她没必要这么顺从,她可以自己做主。 弗纳尔: 什么?即使她一半的财富都取决于姑妈认可的婚姻吗? 米拉贝尔: 自此我就有些郁闷了,如果她不是那么小心翼翼的话,我会比较开心。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