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已定:已通过试译稿发布-3(白愚生)

楼主
茶叶罐 9月22日 13:01
“这天儿真不错,出来玩雪橇再合适不过了。你看,阳光晒得积雪闪闪发光,空气清新爽朗,这可不多见呐!好到让人不禁屏住呼吸。” 说这话时,贝蒂-麦桂罗正站在走廊台阶上。而她的妈妈就在门口冲着她笑。还有那匹名叫迪西的小马驹,正在下边车道上,用蹄子扒拉着冰雪,身上的铃铛叮叮作响。 这匹小骏马第一次出来溜达,活蹦乱跳地的模样把贝蒂逗得脸通红,就像她那顶苏格兰圆帽般猩红,又像那件有着皮草高领的外套般鲜红。贝蒂一边戴着驾驶手套,一边跟妈妈聊着天。 “妈妈,这雪橇可真漂亮,不是吗?你见过比这更漂亮的雪橇吗?连迪西都很是为它骄傲。” “可不是吗,我就知道你会很喜欢它的。你是要去接缇莉坐雪橇吗?” “不是的,今天我得去找梅-弗德汉。你知道的,我们还在忙着安排派对的事儿。改天我再约上缇莉。” “好吧,太阳下山前要记得回来,知道吗?” “知道了,说不定我很快就回来了。走吧,皮特。” 这位爱尔兰壮汉笑脸盈盈,扶着贝蒂坐上那崭新的雪橇,又用皮草大袍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 “贝蒂小姐,这雪橇可真不错!与迪西这神气的小家伙十分相衬呢。”他说。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