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鱼的试译稿

楼主
白鱼 1月5日 21:37
“站起来吧,亲爱的安娜,从令人厌倦的纺车旁站起来吧;你父亲还在山上,母亲已经入睡;让我们攀上悬崖,去陡峭的山坡上,到仙女山楂树丛中跳一支高地舞吧。” 三个少女,模样好看,身着绿裙,在安娜·格蕾丝的门口欢快地喊着。安娜把糖和无趣的纺车丢在一旁。我看她是四个少女中最美丽的那个。 少女们抬眼掠过安谧的夜里的微光,裸露着的脖颈和膝盖荡起了奶白色的波纹。夜的催眠曲沉沉地流淌着,她们出发了;悬崖笼在幽森的夜色里。四个少女手拉手,唱着歌儿,往前走去,沿着山腰开始了一场无畏的旅途。走着走着,来到了一处地方,有花楸树长在了灰白色的仙女山楂树丛旁,显出一种孤单的美丽。仙女山楂树丛长在了两棵高挑的白蜡树之间,如一个老妇人照看着膝头两个小孙女。旁边花楸树红润甜美的簇簇浆果,吻向她低垂的灰白色额头。欢快的少女们给浆果排排坐,替每对可爱的情人戴上庄严的花楸茎,然后像四只鸟儿似的,掠过水面,飞进了迷宫样的波浪里。 哦,从来没有鸟儿像她们这样唱过颂歌! 但这片银色薄雾庄重地沉默着,把少女们的歌声消融在没有回声的寂静里。梦一样的夜晚让闹鬼的山坡平静下来,使得朦胧的夜色愈发梦幻。她们一个个住了歌声,就像云雀看到了天空上鹰隼掠过空旷树林时的影子一样,因为突如其来的惊惧引起的慌乱蜷缩起来,一点也不敢鸣叫。此时,在头顶的天空上,在脚下的草地上,在山坡生长的白蜡树和古老的白色仙女山楂树丛中,出现了一种微弱的魔力,少女们呼吸着这种魔力,跌坐在草地上。她们不敢作声,悄悄地把肩膀靠在一起;伸出手臂抱好自己低垂着的白皙脖颈,又徒劳地要把裸露的胳膊给藏起来,却反而让自己畏缩的脖颈又露了出来。四个少女就这样抱在一处,伏着身子,不敢抬头,只剩胸膛里柔和的心跳声——这是唯一的人声——她们听到了沉默的仙女们轻软的脚步声,像空中的小溪,在四周哗哗地流着。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