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选译者试译稿 by石珺怡(点击查看)

楼主
JoanShi 2月16日 22:09
不过,还是先来说说“葡萄牙之镜”吧。这是一枚历史悠久的名贵钻石,产自印度,在葡萄牙的鼎盛时期中曾经由其皇室传承。三百年前,皇室血脉断绝,这枚钻石与其它珠宝一起落入唐·安东尼奥[1]之手,而此君正是众多谋求王位之人中的一个。亟需钱财的唐·安东尼奥把这块石头抵押给了英格兰的伊丽莎白女王[2],之后再也没赎回它。自此,这枚钻石便在英国皇冠上安了家,直至查理一世[3]被推翻、处决。亨利埃塔王后[4]把它带回法国,为了还债把它卖给了红衣主教马萨林[5]。后者在临终前将它献给法国皇冠,使这枚钻石再一次成为皇冠珠宝,暂时获得了容身之处。但它也再一次带来了灾祸:革命使得又一个国王丢了脑袋[6]。1792年,在法国大革命的暴动与混乱中,“葡萄牙之镜”与其它珠宝消失得无影无踪。没人知道它去了哪儿、谁拿走了它。就像被电击而汽化一般,它突然消失,无迹可寻。 著名“镜子”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大概没人能确定它的历史与接下来的事情是否有关,但从多灵顿为此案所写的大量笔记来看,他心中显然有着肯定的答案。 在多灵顿开始关注此案的几天前,一个衣着寒酸、令人生厌的法国人总在楼梯上徘徊,时常来办公室敲门求见多灵顿,但后者不是不在,就是太忙。这人从没找过多灵顿的搭档希克斯,不过这很正常:首先,负责接待来客、进行谈判的总是多灵顿;其次,由于最近一起涉及苏活区[7]秘密集会的案件,多灵顿已经在那里的移民区中赢得了名声、敬意,以及畏惧。因此,那片地方的住民很有可能谈及多灵顿的大名。 天气很冷,可这人的衣服单薄破旧,连外套也没有。他面容宽阔扁平,皮肤粗糙,前额窄小,戴着松垮的黑色亚麻尖顶帽——在巴黎的一些地方,他这阶级的人都这么穿。如前文所述,他要么一天来一次,要么一天来几回,却一直没有成功。直到三四天后的上午十一点,他终于在楼梯上拦住了刚刚到达的多灵顿。 [1]唐·安东尼奥(Don Antonio):作者虚构人物。“葡萄牙之镜”也为作者虚构,故事与“希望蓝钻石”相似。 [2]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 1533.9.7-1603.3.24):都铎王朝最后一位君主,于1559年1月15日正式加冕。 [3]查理一世(Charles I, 1600.11.19-1649.1.30):苏格兰斯图亚特王朝第十位国王和英格兰及爱尔兰斯图亚特王朝第二位国王,是英国历史上唯一被公开处死的国王。 [4]亨利埃塔王后(Queen Henrietta, 1609.11.25-1669.9.10):法国国王亨利四世的女儿,查理一世的妻子,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的王后。 [5]红衣主教马萨林(Cardinal Mazarin, 1602.7.14-1661.3.9):法国外交家、政治家,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时期的首相(1643-1661)及枢机主教。 [6]指法国大革命中路易十六在1793年1月21日被送上断头台。 [7]苏活区(Soho):位于英国伦敦西部的次级行政区西敏寺(Westminster)内。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