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选试译

楼主
Sayuri理 2月24日 17:29
译者:yevette 那棺木,正如我之前所说,长得惊人,且一侧已经拿掉,我能看到躺在里面的骷髅的整个轮廓。我之所以说是轮廓,是因为整个尸骨都包在羊毛或者法兰绒的裹尸布中,尸骨本身是看不见的。躺在里面的那个人算得上小巨人,我猜,大概有六英尺半的样子。法兰绒在腹部的地方陷了下去,胸骨末端、臀部、膝盖、脚趾都很容易分辨出来。他的头部本来是用白色的亚麻布包裹着,但裹布因潮湿已经污渍斑斑,没有了之前的颜色,这些我就不多说了。他的胡子曾从下巴上的缠布里跑出来,我用我做的防摔的东西把下巴上的缠布撕开,让他的下巴垂到胸部,但是尸骨的其他部分几乎纹丝没动,莫亨上校安静地躺在那里,如同已经在那里躺了一百年。我把剩下的头部的裹布全部扯掉,探身过去看看在尸骨的另一侧是否有东西隐藏其中,灯光一照在棺材上,我的心便猛地一跳,所有的恐惧随着成功的突然降临而烟消云散,因为我看到了我要找的东西。 在这个沉寂的、裹得严严实实的尸骨的胸前,放着一个挂坠盒,用一根细链子拴着,穿过亚麻裹布挂在脖子上。从法兰绒泛白的部分可以看出胡子垂到了多远,但是挂坠盒和项链却都是黑漆漆的,尽管我断定它们是银制的。这个挂坠盒的形状和皇冠徽章相似,只不过有三倍厚。我一看到它,便断定那颗钻石就在里面。 此时,我对这具干枯的尸骨不禁产生了悲悯之情。我想的是莫亨上校曾经是一位多么温良、多么高大的绅士,而且毫无疑问是一个好士兵,而不是他挥霍无度、背叛国王。接着我又想起,他出卖荣耀,只不过是为了那块闪光的石头,倘若如我所愿,它就放在那个挂坠盒里; 我希望这块石头能给我带来比他好的运气,至少不会带给我像他这样悲惨的命运。然而,这想法并没有耽误我的计划,我在链子上找到一个搭扣,轻轻松松地就把它从亚麻褶子里拉了出来。本来我以为移动吊坠盒的时候,会听到宝石在里面的声响,但是什么声音也没有。然后我又想到钻石可能会被潮湿的东西粘在了一边,或者用羊毛包了起来。我看见挂坠盒背面有一个拇指大的缺口,尽管已经生锈,但可以用铰链打开。我亟不可待,盒子还没拿稳就把它打开了。这时我的呼吸变得异常急促,身体也颤抖得厉害,以至于我很难把拇指按到缺口里,然而它一打开,我那狂热的期待便转为了深深的失望。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