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稿公布

楼主
Libby0000 4月9日 16:29
这条路通向一条铁路路堤,路堤已经荒废多年,没有火车从那经过。斜式路堤两旁是森林,树和灌木郁郁葱葱,枝叶遮天蔽日,甚至盖住了斜堤最上方。 路堤狭窄,宽度差不多只够一人通行,但现在只不过是野生动物的跑道罢了。路堤在树木的遮挡下,有时暴露出一块锈铁片,这说明铁轨和木枕未被腐蚀依然还在。在路堤的一处,有一棵直径为10英寸的树,树枝向铁轨联结处生长,翘起了一根铁轨的末端,这才使它暴露出来。木枕在铁轨下方,显然通过一根长道钉将它们固定在一起。道床上堆满碎石和腐烂的树叶,导致破裂的木枕现在向一端翘起,形成奇怪的斜面。很明显,这老旧的小道原本是一条单轨式铁路。 一个老人和一个小男孩沿着这条铁路走。老人年纪很大,步履蹒跚,完全靠拐杖拄着,因此他们走得很慢。老人戴着一顶粗糙的山羊皮帽遮阳,帽子前额的白发垂下来,那头发稀疏又肮脏。他巧妙地把一大片叶子做成遮阳板,保护眼睛不受阳光直射。在铁轨上走时,他一直盯着脚下看。老人在野外跋涉,扎地为营,本应雪白的胡子和头发一样肮脏,几乎都垂到腰间,乱成一团。他肩上挂着一件山羊皮衣服,一直垂到胸前,四肢干瘪瘦削,已近风烛残年。这两人皮肤都晒得黝黑,身上满是伤痕,说明他们多年来一直暴露在野外。 领路的男孩四肢矫健,但放慢脚步,适应老人的步伐。他只穿着一件熊皮衣,衣服的边缘都破烂了,中间有一个洞,他就直接套上衣服。那男孩应该不超过12岁,一只耳上挂着刚切下来的猪尾巴,一只手上拿着一把中等大小的弓和一支箭。 他背上背着一筒箭,脖子上挂着一条皮带,上面系着一个刀鞘,露出一把破旧的猎刀柄。他的皮肤是浆果似的棕色,走路缓慢,步子迈得很小。他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睛,目光锐利如锥,与棕褐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他那双眼睛似乎已经习惯这样盯着了。他边走边闻,鼻孔在扩张颤动着,将外界无穷的信息传递给大脑。他听力敏锐,由于训练有素,不用下意识去听,就能分辨安静状态下外界细微的声音。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蜜蜂、蚊蚋的嗡嗡声,在休息时,远方传来大海的隆隆声,脚下的地鼠,把一袋土推进洞口的声音等,他都能听到并分辨出来。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