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稿】apo

楼主
sophie666 2014年11月27日 00:14
医学,源出于人类对自己的同胞与生俱来的同情之心;源出于我们对于解忧济困,救死扶伤的向往。 共人之情 素来之愿 人之患难 心之所念 自我保护的本能,让挚爱得到抚慰的热望,以及超乎一切之上的滚烫的母性,都使得人类,这个原本粗砺的种族,得以变得柔软,用拉丁文来说就是,tum genus humanum primum mollescere coepit. 卢克莱修曾经对了人类的进化史进行过极为精妙的描述,而在其中,最强有力地体现了他的先见之明的,是他所展示的同情心产生之时的景况:“他们用支离破碎的语言,辅以哭泣和手势,教给人们,每一个人都应当怜恤弱者。”我也曾听到已故的著名医学史学家佩恩博士(译者注:此处应指Joseph Frank Payne (1840-1910),英国医生及医学史学家)做出这样的评论:“医学的基础是同情心和帮助他人的意愿,以此为目的所做的一切,都应被称作医学。” 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原始人类仅凭那尚如今日孩童的心智,都还不足以从所经历的伤害事件、意外事故或者来自毒蛇猛兽的袭击中得到什么教训。但随着日积月累,诸如此类的经验还是结晶出有用的知识。大自然的实验向原始人类清晰明了地展示了因与果之间的关系,但正如普林尼(译者注:此处应指Pliny the Elder,古罗马史学家及博物学者)所提出的那样,动物中虽然存在一些类似于医疗操作的行为,例如患有多血症的河马所采取的天然放血术,犬类所利用的催吐剂以及朱鹭所采用的灌肠法,但原始人类不太可能是从对这些行为的观察中学习到自己最早的(医学)知识的。而在另一方面,凯尔苏斯(译者注:此处应指Aulus Cornelius Celsus (25-50),古罗马百科全书编写者)对于符合理性的医学之起源所抱持的观点则很有可能更贴近于事实。“一些病者出于饥饿在患病的第一天摄入了食物,而另一些则因为厌食而拒绝进食,结果是,那些没有进食的病人的病况得到了较大缓解。一些病者在发热期间进食了,另一些在发热之前就吃过东西,还有一些则是一直等到热退之后才开始进食,而正是这些等到了最后才吃东西的人恢复得最好。出于同样的原因,在那些在病程之初仍然维持正常饮食和其他没有进食的病者之中,也是前者的病情出现了恶化。类似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从而引起了较为仔细的人们的注意,他们因此记住了对病者来说什么样的处理才是最好的,然后开始把这些方法应用在其他病人身上。通过这个方式,基于从一些病人的康复和另一些病人的死亡中获得的经验,有益和有害的做法得以被鉴别,医学的雏形由此出现。”在那时,人们的很多看法是因为联想而产生的,例如,一种被称为“明目草”的植物曾在几个世纪里的时间里被用于治疗眼疾,而这仅仅是因为这种植物的花上的黑色斑点能让人联想到瞳孔。古老的草药学中充斥着诸如此类的阐释,而所谓的“形象学说”(译者注:草药学理论,认为身体某处的病痛可以通过形态与患处相似的草药得到治疗,即“以形补形”)也正是建立于这些观点之上。而随着人们做出更多的观察,经验也越加丰富。有证据表明,所有的原始社会都进化到了足以使某种疗愈之术得以产生的程度,疗愈之术随着社会本身的发展而发展,并且成为了社会架构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个人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对待上面提到的这类远古时代的医学的,但是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在这里为有关一项非同凡响的医学操作——环钻术——的现存的最古老的证据做个介绍。几乎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都可以找到一些来自于新石器时代的头盖骨,其上可以看到一些圆盘状的骨片被移除了。围绕着这一手术操作,人们进行了很多详尽的研究,其中尤为著名的,来自于杰出的解剖学家及外科医师保罗·布洛卡(译者注:Paul Broca (1824-1880),法国著名内科医生、外科医生及解剖学家,以他所发现的大脑皮层布洛卡区而闻名)。在他的一部专题著作(2)中,吕卡·尚皮奥尼埃尔(译者注:法国医生,慢性假膜性支气管炎曾以他的名字命名)也曾谈及这一话题。布洛卡的意见是,环钻术是通过摩擦或是刮除的动作而施行的。但吕卡·尚皮奥尼埃尔的观点则是,利用一个极为坚硬的器具沿一个圆环进行一系列钻孔,也可以达到在头盖骨上移除一块圆盘状的骨片的目的,而一些这类钻孔留下的痕迹也确实已经被发现了。这一手术被用于治疗癫痫、小儿惊厥、头痛以及各式各样的脑病,人们曾相信脑病是由被困在头颅中的魔鬼所引发的,而在头颅上钻孔之后,那些魔鬼就可以经由那些孔离开。 (2)吕卡·尚皮奥尼埃尔:新石器时代的环钻术,巴黎,1912.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