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选试译稿2篇

楼主
酱小姐 2015年1月12日 22:18
海之琴版: 在他250岁时的一个早上,人马兽谢佩罗克走到储存家族宝物的金色保险箱前,取出一条护身符系在手腕上,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母亲居住的洞穴。这条护身符是他父亲季莎科年轻时用山里的真金铸造的,上面还镶嵌着从土地神那里换来的宝石。同时他还携带了人马兽族那根有名的银号角,这根号角曾降服了17座城市,并在与诸神的战争中,在Tholdenblarna城堡的星带墙前响达20年之久。那时他们团结一致,英勇骁战,从未败北,只是在诸神使用终极武器发动了最后一场战争之前,他们就默默地撤退了。谢佩罗克拿着号角就这样大步流星地走了,他的母亲也唯有叹口气让他走。 她知道,今天谢佩罗克不会在从山里的尼日尔Varpa梯田上流下来的河边喝水了,也不会随着夕阳漫步,然后再跑回洞里睡觉,倾听不晓世事的溪流发出湍湍的流水声。她知道,号角会跟随他,仿佛当年它跟随着他父亲,还有他父亲的父亲古穆,甚至远至诸神一样。所以,她只好叹叹气让他走。 谢佩罗克从家里出来以后,首次跃过小溪,在悬崖峭壁间穿梭着。他看到,下面的平原在闪光。秋风已起,在山里呼呼地吹着,冷冰冰地打在了他的脸颊上。他抬起头,哼了一声。 “我成年了!”他大声地喊道,并开始在谷地、山坡、河床和雪崩之地里飞驰开来,最后到了平原的漫游联盟,永远地离开了 Athraminaurian 山区。 源伦生版 : 在半人马夏普沃克第二百五十岁的清晨,他去了一趟金库,那个贮藏人马族珍宝的地方,拿走了父亲吉沙克存放在那里的护身符。他的父亲在盛年时期,在金山上凿下了这块护身符,又与地精交换回好些蛋白石,并用它们把护身符装饰起来。夏普沃克把护身符戴在手腕上,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母亲的洞穴。一同带走的还有人马族的号角,那只有名的银号,在它辉煌之时,它曾让十七座人类城邑投降,也在长达二十年的托登布兰纳围城之战间,对准诸神的堡垒,众星环绕的城墙吹响。那个时候,人马族开始了他们的壮丽的战役,军队所向披靡。诸神只好将希望孤注一掷在他们的终极武器上,但就在那最后的神迹生效前,人马族军在一片尘埃中缓缓后撤。夏普沃克拿起了护身符,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而他母亲只是叹叹气,没有作任何阻拦。 她知道他今日不会在群山的中心之地,瓦尔帕尼日尔山坡流下的溪边喝水,他也不会在今日的日落时分惊叹半刻,之后一路小跑回洞穴,在不知哪几条河冲下的灯芯草编成的席子上睡下。她知道这块护身符一直与他同在,正如它旧时与他的父亲吉沙克同在,或是与吉沙克的父亲古姆同在,甚至是与旧时诸神同在一般。因此她只是叹了叹气,让他离开了。 至于夏普沃克,他从洞穴里的家走出来后,第一次跨过了那条小溪,在每个陡崖的边上来回,看着下方那块平原闪闪发亮。秋风给这个世界镀上一层金色,闯进山头的每一个斜坡,在他赤裸的侧腹上敲打着寒号。他抬起头,喷了喷鼻子。 “我现在是头半人马了!”他响亮地喊了出来。他在峭壁之间来回跃动,在山谷和深渊之间疾驰,在洪流冲刷过的岩床和雪崩造就的断崖上奔走,最后他漫步在大片的平原上,把阿斯拉米诺里恩群山抛在自己身后。 以上两篇是这次入选的试译稿,均有不完善的地方,欢迎其他译者指正和讨论。

登录以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