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译稿A,欢迎大家参与讨论!

楼主
cOliviac 2015年7月31日 03:03
最初我并没有想要出版此书,直到后来才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并没有隐藏起我的犹豫,即是否要出版此书:考虑到它关系着仍活着的个人。另一方面我认为出版此书对于科学和认识宗教真相具有意义,同时从个人使命来讲,这也可以在我有生之年使某些对于我身体和个人命运的观察成为可能。这两方面考虑相比之下,所有对于个人的顾虑就要舍弃了。 本书包含以下内容: 回忆录(第1至22章),时间从1900年2月至9月。 第一部分后记(第1至7章),时间从1900年10月至1901年6月。 第二部分后记,时间为1902年末。 从第一次撰写此书开始,我的外在命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开始时,我还处于几乎被隔离的生活之中。当时我尤其是要与一些有教养的人打交道,他们本身已经不在机构董事会谱系之中,是所谓的退休人员。我也从来无法从机构的墙中走出去,等等。渐渐的,我得到更多的行动自由,也能够同那些有教养的人有更深入的交流。最终我的监护诉讼(直到二审)取得了完全的成功,就如在20章提到的那样。在这一过程中,1900年3月由德累斯顿皇家初级法院发布的剥夺行为能力的判决被撤销了,1902年7月14日德累斯顿皇家州法院的判决生效。我的行为能力因此被承认,个人财产也可以自由支配。至于留在机构这件事,我早在几个月之前已经得到机构管理部门的书面声明。我的离开并不违反原则。因此我打算下一年年初回到我的家庭生活中去。 这些改变给了我大大扩展对自身观察的范围的机会。我从前阐述的一些观点需要一定程度的修正。尤其是我无法再对此抱有怀疑,即所谓的“人这玩意”(神奇的作用)仅限于我和我当时所处的环境。据此,我也许会使我现在的回忆录呈现出另一个不同的版本。然而,最初的主要格式我会保留下来。因为细节的改变会影响描述最初的新鲜感。同时我也认为,考虑到我和上帝的关系违背世界秩序,我从前的观点是否被或多或少地错误贯彻并不会有实质意义。人们更普遍的兴趣可能本来只在于基于我的影响和关于上帝的本质和特征、灵魂不灭等等经常出现的事物间关系的经验得到一定结果。并且这些事物间关系中,我的基本观点,尤其是在回忆录第1、2、18和19章建立的那些观点,即使根据我的新的亲身经验也完全没有任何改变。

登录以发表回复